亚瑟先生的宝物

#海英子米# #大概根本看不出# #旁人视角#

短篇一发完结,标题名是猜拳决定的(你



亚瑟先生好像变了。


这是今天我第四次看到先生亲吻左手无名指上那枚不起眼的草绳戒指。


这还是那天出海回来后安洁的意外发现,因为不起眼的朴素草戒佩戴在那纤长的手指上却没有任何的违和感,仿佛就生在那块皮肤上这般的契合。


又是来自那个人的礼物吗?


上次是一束简陋的蓝色捧花,用一条红色的绸带捆住花梗还应承着一个歪扭的蝴蝶结,连花也只不过是路边随处可见的野花。但是先生却格外珍惜它,甚至将捧花搁在一个看上去就十分名贵的浅金木盒中放置在他休息室的桌上最显眼的地方,像是对所有人炫耀着什么。


再之前一次是一枚四叶草的书签,当先生的橱柜中不自然的突出一本不同平常的童话绘本时女仆莉莎的是震惊到以至于掸子不下小心打落了倚靠在书脊上的四叶草,因为这个她就在先生的休息室外跪到脱力。


这说不定已经是先生做出仁慈的决定了。因为在看到那实质并没有受到任何损坏的四叶草时一瞬间收缩的瞳孔透露的冰冷,如果不是先生一贯的好修养和风度,当机就会处决了莉莎也说不定?不过终究先生还是顾念了情分。


自此以后也都给先生身边的人敲了警钟。就算是先生也会有想要珍藏的东西,哪怕只是一片小小的树叶,对于先生来说都意义非凡。


我曾不止一次想象过送出这样礼物的主人,想象中的【她】可能是一位美丽又强大的女性。因为也许只有这样的女性才配站在亚瑟先生这样出色的人身边。不过也有可能是一位善良又淳朴的普通女性,那样干净的气质正好合了先生的口味?


不敢再往继续想下去了。


先生的口味是旁人猜不透的。


从先生多年的饮食和选择礼物方面就透露了这点。所以指不定是一位完全超乎意料的女性也说不定吧。


不过先生今天的心情看上去并不好,从今天吸食的烟草量和满地的不自然撕碎被纸张就看能出。


“安洁,在我下次回来之前我希望能看到这个房间原本的模样。”


“好的,先生。”只要先生的心情不好,倒霉的就一定是我。倒是在和先生擦身而过的瞬间,瞅到先生带走的是一份被驳回的证明书。


先生这次走的非常突然,比之前听到的行程安排足足早了两周有余。也许就是为了这份意料之外驳回的证明书?这也只是安洁的猜测罢了。


这次会是什么东西呢?


                                                                         ——安洁

——


当熟悉的船只驶向港口时,一如既往的赶赴停靠点等待先生的吩咐,人声鼎沸的甲板上传出了一声稚嫩的童声。


“诶——这就是亚蒂生活的地方吗?”亚蒂?安洁的嘴角是忍不住的上扬,因为她从来没有人敢这么亲昵的称呼过先生。


“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先生如此温和宠溺的口气,已经有多久没有听过了?


“喂!都说了要小心点了吧?”提高了嗓音也听不出真正意味上的怒气,更多的是着急和无奈。


“阿尔弗雷德,过来”那个孩子叫阿尔弗雷德吗?


安洁刚想抬眼看看能让先生这般无奈的会是一位多么“骇世惊俗”的小少爷。


还没开口,先印入眼帘的是少年眼眸中的那汪水蓝色。


是了,亚瑟先生最爱的那片海洋。



END.


————


文里的“安洁”是一个捏造的角色,类似亚瑟的管事这样?不要太深究x


一个超短的短篇,比我预计想要写的东西少了大概快五分之一(喂

可能有各种词句不当不符合时代感的地方,小学生文笔根本表达不出那种心里的感觉...真是急的眉毛都要掉光了


评论
热度(28)

© 人生啊人生 | Powered by LOFTER